排列五走势图

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年阿賓 少婦白潔 都市艷婦

正文 第三千四百零三章 畢須博須:我有句……

      ****************************************************************************************

    好吧,話雖然是這么說,路上遇到了怪物,膽敢追上來送死,我還是會不吝嗇花點時間干掉,畢竟被怪物一路尾隨很不爽,尤其是那些暗黑流浪者,冷不防的跟在后面放箭,煩人的緊。

    干掉一批前方擋路的巨大野獸,我暗自琢磨著前進的路線,論對羅格區域的熟悉,我是比不上其他冒險者的,大多數冒險者都是正經八百的從第一世界歷練到第三世界,經歷過三個世界的羅格區域洗禮,自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我呢,第一世界的羅格區域到是轉遍了,從第二世界的羅格區域開始摸魚,第三世界的羅格區域更是只歷練了一點點時間,比起其他冒險者而言便少了許多。

    不過,最基本的路線還是能找到的,從西北區域的冰冷之原往前,到達石塊曠野,一路來到和迷霧森林銜接的麥哈拉斯大山脈腳下,穿過貫通山脈的地底通道,來到另外一邊的黑暗森林,再途徑黑色荒野,泰摩高地,才能到達我之前所說的修道院。

    路程大概就是這么回事,不像外側回廊到內側回廊,沒有什么邪道的走法,只能腳踏實地一個一個腳印踩過去。

    平均每一個區域,就算是單純趕路,不花許多時間在歷練戰斗上,大概也要花十天左右的樣子才能跨過,這是在一切順利的情況下,比如說我現在,就是反面教材了。

    我大致上能確定,現在應該是深秋時分,冰冷之原已經被覆蓋上了一層埋沒腳跟的淺雪,一腳踩下去,滿耳朵的咯吱咯吱作響。

    小雪和冷風,已經斷斷續續下了三天,這也是我判斷是深秋尚未入冬的根據,入冬的話,冰冷之原的雪絕對不至于那么溫和,雖不像哈洛加斯那么凜冽殘酷,但對于還是菜鳥的冒險者而言,并不適合歷練,尤其是到了深冬,持續三五天的大風大雪是家常便飯。

    我好歹也在冰冷之原混過,基本常識還是知道的。

    逐漸惡劣的環境,讓我意識到必須加快腳步了,等到入冬,天氣更加惡劣,可就越發難以快速通過,艾芙麗娜這家伙也真是的,怎么就偏偏選了這么個時間,不能是晚春,夏天,入秋也好啊。

    不過……莫非現實的時間,現在也是深秋了?

    我忽然驚覺,在教廷山呆久了,再加上這段時間沉迷修煉,竟然已經忘記了現實時間的流轉。

    感覺就像是變成了常年蝸居在家,不知四季交替的廢宅。

    自嘲一聲,我沒辦法再責怪艾芙麗娜了,暗自尋思,在冰冷之原走了六天,算上之前的,進入到這個夢境考驗世界,已經足足有半個月的時間了。

    看樣子,還沒有到極限,還能繼續呆上一陣子。

    這把咸魚劍,用了我一晚上睡覺的時間,在這個類似夢之境界的地方里,已經將時間放緩延長了數十倍,就算很嫌棄它平時嘮嘮叨叨又故作神秘的態度,我也不得不給這把咸魚劍豎起兩個大拇指,點贊一百遍。

    當然,也并不覺得意外就是了,就算以前不知道咸魚劍是什么路數和實力,難道在見識過它在夢境里創造出一個完整的暗黑大陸,心里還沒點b數?

    那么,到底能持續多久呢?以我的猜測,一個月怕是都不成問題,甚至是四十天,五十天,六十天?

    區區咸魚劍,實力好像看不到盡頭的樣子,真讓人不爽。

    當然,這對我而言也是百利無一害,巴不得能一口氣呆個四五十天,五六十天,七八十天,考驗世界的時間比例越大,意味著我能用更短的時間完成考驗。

    算了算了,未來的事情未來再說,還是先著眼一下眼前吧,比如說……

    我皺起眉頭,打量前方。

    紛紛揚揚的小雪,遮擋了視線,無法看的太遠,讓我這個有著迷宮殺手號稱的冷酷男子,也犯了愁,實力下降帶來的其他壞處,就是視力下降,曾經的心悅3會員級鈦合金狗眼,如今跳樓式大降級,變成了普通的鋁合金狗眼,實在拿遮擋視線的雪花沒什么辦法。

    這該如何判斷石塊曠野的方向好呢?愁啊。

    除此之外,不知道另外一個發現,算不算是好消息。

    我來到畢須博須的老巢了。

    是的,剛才看見了許許多多的沉淪魔大隊小隊,外出狩獵,冰冷之原的沉淪魔雖然多,但多到這個份上,除了畢須博須老家以外,我實在想不到還有哪。

    怎么辦,要不要三顧畢須博須呢?我還是挺眼饞畢須博須能給我爆落什么,如果不需要浪費我太多時間去干這件事的話。

    問題是,畢須博須偏偏是為數不多的需要花費點功夫和時間去對付的家伙,常年跟隨在它身邊的數千沉淪魔大軍,某種意義上來說,對新人而言比安達利爾更加難對付。

    以我現在的實力,干掉畢須博須自然是小菜一碟,問題是成千上萬的沉淪魔大軍,被包圍的話,就算能殺出重圍,也要浪費不少時間,這是我唯一顧慮的地方。

    怎么辦,要不還是別理會,趕路要緊?

    我猶豫片刻,一拍手心,有了答案。

    做出的最后選擇,并不是急著趕路,也不是為了干掉畢須博須,當然,如果有機會順手干掉的話,那我也不介意這么做。

    我現在最需要的,其實不是畢須博須爆落的那點很快就要被淘汰的低級裝備,而是經驗。

    沉淪魔的經驗雖少,但如果是密密麻麻的沉淪魔呢?

    如果我有群體技能呢?

    火風暴不能算是群體技能,范圍太小而且方向隨緣,但這是對新人而言,對我這個曾經是超級高高手,又在火風暴下過不少功夫練習的人而言,自然能將它變得和群體魔法一個效果。

    看著一群群的沉淪魔出動,仿佛變成了移動經驗,我找到了久違的練級快感,眼睛都快冒星了。

    想到自己不多的法力,又想到兜里不多的法力藥劑,我暗暗胃疼,得節約著點用才行啊,這種新奇體驗,以前從未有過,有bug小護身符,有凱恩之書,有赫拉迪克方塊,我何時缺過藥劑?何時為法力消耗精打細算過?

    算了,面對現實吧,得考慮一下如何經驗最大化,直接對付這些外出的沉淪魔小隊,似乎不怎么劃算。

    很快,我有了想法,檢查了一遍身上的白板布甲耐久,這是前天在一個精英暗黑獵人身上爆落的,終于告別了裝備裸奔的時代,把我感動的,晚餐多吃了兩斤肉。

    再看看頭上的白板皮帽,白板皮手套,以及在營地摸到的新人基礎裝備,木棒和圓盾,還有物品欄里的一些藥劑。

    這就是自己全副身家了。

    慘啊。

    悲嘆一聲,我直接大步從樹叢里沖了出去,頓時驚動了一隊沉淪魔,它們嘰里呱啦的怪叫著追上來,我不予理會,繼續往畢須博須的老巢沖,一路上和起碼數百只沉淪魔擦肩而過,終于在浪漫的雪花飄舞中,見到了被起碼兩千數小弟保護著的畢須博須。

    大家都是老熟人了,出來單獨見一見唄?

    很可惜,哪怕只是投影,依然繼承了膽小謹慎的性格,我在外圍繞了一圈,畢須博須愣是沒有派出它的護衛隊,而是揮舞著狗頭法杖,不斷把出動的沉淪魔隊伍召喚回來。

    轉眼間,我身后就有了上千沉淪魔追兵,還有源源不斷的沉淪魔隊伍跑回來,多虧我走位風騷,沒有被包圍,只在身后形成了數量越來越龐大的追兵。

    應該差不多了。

    回過頭,等待沉淪魔大軍靠近后,一團醞釀已久的火風暴按在地上。

    大地轟隆一聲悶響,一道半米多高,有些懶洋洋且有氣無力的弧形火墻自眼前升起。

    好吧,看起來是有點不盡人意,但誰叫我的火風暴等級只有1級,而且控制了法力輸出呢,區區脆皮沉淪魔而已,不值得鋪張浪費。

    說時遲那時快,這道向外的弧形火墻迅速往前方擴散,拉長,和身后的追兵迎面相撞。

    最前面的沉淪魔露出驚恐表情,想要后退,想要躲開,可是哪有那么容易,后面不明真相的沉淪魔一個勁的揮舞著小片刀往前擠,根本不知道它們前排的兄弟已經陷入水深火熱。

    于是,火墻迅速吞噬了上百沉淪魔的生命,一直擴散出十多米開外,威力才忽地消散,在密集的沉淪魔群中燒出一片真空地帶,像被勺子挖掉了一個口子,里面的空氣彌漫著燒焦味道。

    馬馬虎虎吧,我咂巴一下嘴,繼續跑,沉淪魔們得到畢須博須的鼓舞和復活,一改膽怯性格,變得悍不畏死,仿佛剛才犧牲的上百兄弟是幻覺般,繼續追殺。

    試試這個。

    跑出近百米,我再次將一團火風暴砸下,埋到了泥土之中,然后……繼續跑。

    等沉淪魔大軍路過剛才那處,瞅著最密集的時候,我迅速引爆,炸裂的火焰迅速吞噬了數十名沉淪魔。

    效率不如第一種高啊,沒辦法,畢竟威力和范圍不能像之前那樣精準控制,達不到最大的殺傷效率。

    所以,我果斷切換回第一種刷法,走走殺殺,很快就倒下了上千名沉淪魔。

    這時候,金光一閃,竟然升級了。

    看著瞬間恢復的滿血滿藍,我驚喜不已,竟然忽略了這種好事,升級可以補滿法力。

    回過頭,不懷好意的瞅著嗷嗷追上來的沉淪魔大軍,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它們似乎集體步伐一頓,打了個寒戰。

    也是,冰冷之原入冬了,沉淪魔兄弟們辛苦了,記得多穿點衣服哈。

    最終,估摸著差不多干掉了有兩三千的沉淪魔,我才戀戀不舍的脫離追殺。

    很遺憾,最終還是沒能接近畢須博須,不管外面的小弟再怎么被殺,它的護衛隊依然不為所動,我要是貿然沖進去,雖然可以大殺四方,干掉畢須博須,但也會被無數沉淪魔包圍。

    當然,可以賭一賭,萬一干掉畢須博須,剩下的沉淪魔膽小病發作,一哄而散呢?這種可能性也是蠻大的,只不過實在不值得賭,哪怕畢須博須能給我爆落一件金色裝備,對我而言,除了證明非酋偶爾也能偷渡一把以外,并沒有任何實質性的幫助,還不如多賺點經驗實在。

    擺脫沉淪魔大軍的追殺后,藍量還剩余一些,并沒有完全用光,法力藥劑也只喝了兩瓶。

    不是出于節省或者謹慎的緣故而做了保留,而是身后許多追兵,經過了沉淪魔巫師的復活,復活過的沉淪魔經驗值大減,就算像螞蟻一樣密集也不值得殺了。

    最后算了一筆,大概用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等級從3級多升到了接近5級。

    經驗賺夠了,時間也沒浪費多少,完美,畢須博須同志,你真是好人。

    唯一可惜的是數千沉淪魔的爆落,沒時間撿了,雖然是窮鬼,畢竟基數那么龐大,總可能爆落一點藥劑之類的有用東西,浪費了浪費了。

    搖頭晃腦著繼續趕路,又過了數天,或許是幸運之神眷顧,一直落個不停的雪竟然漸漸變小了,地上的積雪不厚反而開始變薄。

    如果是前者,或許可能只是氣候的偶爾變化,但加上后者,則很可能是已經漸漸離開了冰冷之原范圍。

    又經過一天的長途跋涉,終于來到了石塊曠野,到了這里,路其實就很好找了,因為巍峨的麥哈拉斯大山脈身影,已經像參天巨墻一樣,遠遠的,高高的聳立在眼前,就仿佛是一把將大草原切分開來的橫臥的蛇型巨劍。

    只要到達麥哈拉斯山脈山腳,找到地底通道就好辦了,艾芙麗娜在抄襲方面到是盡心盡責,且十分拿手,把冒險者留下來的指路標識這些細節都一并搬了過來,完美復原了現實的暗黑大陸,不然當初我不會那么簡單找到冰冷之原傳送陣。

    這么說來,魔法巨石陣應該也在,拉卡尼休這個小boss不知道能不能碰上,它可不比畢須博須,身邊沒那么多小弟護體,只要能遇上,對付它是很簡單的事情。

    然而運氣用光了,十多天過后,一條直路橫沖直撞來到山腳下的我,并沒有遇到拉卡尼休,也沒有順路遇到傳送陣,折騰了一天后,總算是找到冒險者的標識,順著標識找到了地底通道入口。

    橫穿地底通道用了約莫9天時間,里面不但黑暗,且道路復雜,還有各種躲在角落里的弓箭手和骷髏夾道熱情歡迎,以及丑到爹媽都嚇死的殘廢怪。

    對了,記得里面有個冰冷屬性的黑暗流浪者,身邊跟著一群小弟,弓箭似機關槍一樣刷刷刷的射,不是小boss,威脅勝是小boss。

    可惜,不知道該說運氣好還是運氣差,我依然沒遇著,看來這趟夢中考驗我和小boss以及爆落特別無緣。

    只能摸了……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http://www.884965.com/1/1379/ 移動版閱讀m.qishu7.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