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五走势图

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年阿賓 少婦白潔 都市艷婦

正文 第三千四百零四章 無緣大教堂

      ****************************************************************************************

    來到黑暗森林后,我稍作休整。

    一路上沒怎么在戰斗上花時間,等級還是堪堪升到了6級,誰讓自己效率高呢?

    5個技能點,除了火風暴學了1個以外,另外4個都存著,猶豫該怎么分配,實話實說,其實并不需要學太多技能,可以慢慢考慮,考慮失去了技能變異后,哪種路線更適合自己。

    不是我吹,光靠1級的火風暴,就已經足夠我莽穿整個第一世界了,這是身為前世界之力巔峰選手的一點也不迷的自信。

    屬性點25點,除了某個閑極無聊的夜晚,隨手加了10點體力,仍剩余15點尚未分配。

    好像又回到了當初那個攢上一堆技能點屬性點,每天看著樂滋滋的傻瓜年代。

    但是,我是真的沒需要啊,手頭上的武器,還是那根木棒,還是那面圓盾,布甲還是原來的布甲,帽子皮手套也沒換。

    沒錯,從冰冷之原一路走到這,我愣是只爆落了一件裝備。

    什么裝備呢?

    一把掛著【粗糙的】前綴的白板匕首,攻擊力0-2,真是可喜可賀。

    或許是老天終于傾聽到了我的控訴,在陰森森的黑暗森林里四處瞎轉的時候,意外的找到了樹頭木拳。

    只恨自己現在還沒有12級,學不會召喚鬼狼,否則非得來一場夢中復仇記不可。

    當然,我也沒輕易饒過它,終于,來到夢境考驗后干掉了第一個小boss,終于,我這個以打獵為生,茹毛飲血的非洲酋長,收獲了第一件藍色裝備。

    連小boss都不給我一件屬性裝備,那就太說不過去了。

    塵封在物品欄里頭將近一個月,快要長霉的辨識卷軸,終于派上了用場,灑著感動的熱淚往單手斧上一拍,得到了一個+2力量的屬性。

    馬馬虎虎吧,不管怎么說單手斧的攻擊力是3-6,又有力量加成,比手中的白板木棒是好多了,換了換了。

    除此之外還有一枚碎裂寶石,三瓶藥劑,一小堆金幣,樹頭木拳的隨從爆落了一件白板皮靴。

    來到這個從零開始的考驗世界一個多月后,我終于告別了沒有鞋穿的日子。

    不知道是該感動,還是該悲哀,總之是虎軀一震,虎目流淚了。

    對了,金幣的事我得說一說,艾芙麗娜這家伙,總是在奇怪的地方想的特別周道,在原來世界,金幣可以通過不科學的魔法煉金,變成寶石,這里可沒有如此不科學的法師在,金幣完全無從消費。

    為了防止我這個吝嗇鬼視金幣如糞土,它畫蛇添足的增加了兩個功能。

    第一個是金幣自動拾取,在一定的小范圍內可以自動回收金幣,第二個是金幣虛擬化,也就是說,原本沉重無比的一萬枚金幣,變成了屬性欄角落里的一串數值,一個1六個0,后面有個金幣形狀的符號。

    好吧,我也不想吐槽啥了,就是不知道為什么艾芙麗娜非得執著于金幣不可,莫非是想盡量還原現實世界的一切?

    既然金幣沒用,干脆設定不會爆落就好了,反正整個世界都是它編織出來的,做到這一點還不是輕而易舉?倒不如說反而省了一點事,干嘛要這么大費周章,畫蛇添足?

    所以說一把劍,尤其是一把將下半身埋起來,疑似見不得人的咸魚劍的腦洞,尋常人怎么能夠理解呢?

    算了,反正沒給我帶來麻煩,反而治好了我的強迫癥吝嗇鬼癥,老實說就算考驗世界里的金幣沒用了,見著滿地的金幣不撿,對我而言也是蠻痛苦的,艾芙麗娜的這兩個功能很好。

    眨眼間,又是一個多月過去,仔細算一算,來到這個夢境考驗世界,已經過去了七八十天,接近三個月了。

    我只能說,艾芙麗娜這家伙真心牛,原本以為兩個月就是極限了,最近每天休息睡覺以前,都以為一覺醒來,會蘇醒在現實世界。

    然而等睜開眼,還是熟悉的景色,還是熟悉的菜鳥冒險者自身。

    七八十天了呀,換算成時間比例的話,相當于是將時間放緩了一百多,接近兩百倍,這對于連十倍都做不到我而言,簡直驚為天人,佩服的五體投地。

    已經……有些想念女孩們了。

    但是,如果艾芙麗娜覺得,這就是孤獨和寂寞的考驗,那它太天真了,三個月時間不到而已,冒險者歷練一次,兩三個月是常有的事情,半年都有可能,甚至極端點的,八個月十個月,一年時間,都有。

    像莎爾娜姐姐,當年一個人在奶牛關里呆了多久?怕是不止一年,兩年都有了,我自然無法和莎爾娜姐姐的鋼鐵意志相比,我需要女孩們,我的精神支柱,時不時的能看到她們,和她們在一起,得到她們的溫柔和笑容的力量。

    但論到忍耐寂寞的能力,在所有冒險者當中,我也敢厚著臉皮自稱是佼佼者了。

    想到這里,我將嘴邊咬著的樹枝牙簽輕輕一彈,坐了起來,仰視著眼前巨大厚重的灰色墻壁,外墻上破舊而宏偉的天使救世浮雕,十分眼熟。

    沒錯,這里已經是修道院,花了接近三個月時間,終于從冰冷之原來到了這里,很奇跡的一路并沒有迷……咳咳,不對,剛才那是技術性失誤,不小心拿錯劇本,背錯臺詞了,請容許我再朗誦一遍,應該是很正常的一路并沒有迷路,除了在黑暗森林和地底通道稍微兜轉多了一點時間。

    時間花的有點多,但沒辦法,沒有失去力量以前我會飛啊,現在的我連螺旋升天都做不到,自然不能要求太高,對于一名菜鳥冒險者而已,能夠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從羅格營地一路殺到這里,不能說是奇跡什么的,但挑戰世界紀錄,應該能入圍了。

    本來想休息多一會,可是越發濃重的思念,讓我站了起來,收拾好帳篷,熄滅篝火,朝著不遠處的修道院大門走去。

    這點距離的話還是別翻墻了,這里是暗黑世界,不是波斯猴子,不是神秘草原,更不是無雙信條。

    一般而言會有一群堵門的,實力不俗的怪物,阻攔在修道院大門前那高高的階梯上,為什么我會那么熟練,想想維拉絲的父親,我那還未來得及見上一面的岳父到底是怎么倒下的,就知道了。

    艾芙麗娜十分敬業,沒落下這一點,數十只人高馬大的巨大野獸進階體,雅提,用它們粗壯高大的身軀,將進入大門的路封死,那一家人最重要是整整齊齊的隊形,讓我感受到了久違的熱情,仿佛是步入某一條著名的街道,門前兩邊長滿了濃密體毛的非洲姑娘們紛紛在熱情招手。

    大爺,進來呀,一起快活呀。

    不進不進,不快不快,我連忙搖手。

    于是這群姑娘忽然變得猙獰,化作大猩猩般的粗糙大漢,揮舞著拳頭追殺上來。

    一個兩個……這群雅提里并沒有小boss,領頭是一只精英,屬性應該是特別快速,特別強壯,作為第一世界的投影,能擁有兩個精英屬性,戰斗力已經很不俗了。

    當然,若是在第三世界,或者在地獄世界,一連串比貴族名字還要長的特殊屬性的精英首領,魔王領主,那是滿地走,多如狗,所以獨行俠很難混,萬一遇到屬性剛好克制你能力的怪物,只能撒丫跑了,萬一又跑不過,只能斗智斗勇了,萬一連腦子也不如怪物……好吧,別為難我了,這樣的獨行俠真能活到第三世界?

    你是想說我么?來來來,我有好看的東西給你看,砂鍋那么大的拳頭,見過沒有?

    干掉這群雅提,將尸體整齊排在一起,都說了一家人最重要是整整齊齊,這也算是在夢中幫岳父大人又報了一次仇么?如果我告訴維拉絲,她說她會在夢中感謝我,我該露出什么樣的表情?

    混蛋,我家的小狗狗才不會那么伶牙俐齒和調皮。

    精英雅提爆落了一把白板短弓,我很有理由懷疑這是艾芙麗娜的惡趣味,只不過終于有遠程武器用了,虧我節約,撿起了之前爆落的好幾筒箭矢。

    上箭,拉弓,瞄準,箭矢咻一聲,在半空劃過一條直線軌跡,凌厲穿梭,射中了浮雕上的天使眼睛。

    哼,寶刀未老……不,應該說,我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剛剛遇到莎爾娜姐姐時的箭術白癡了。

    雖然我剛才想射的其實是天使的下三路,咳咳,久未拉弓,失誤也屬合情合理,反正射哪不是射,吸貓還能做成射擊游戲呢。

    又射了幾箭,感覺找回了一些手感,我滿意的點點頭,收好短弓,大步跨入修道院,在龐大的,迷宮狀的回廊當中左穿右拐,干掉擋路的敵人,深入一段距離后,停下來,做賊似的先東張西望幾眼,沒人,立刻往巴掌上呸呸兩下,麻利的爬上一棟教堂屋頂上的十字架頂端,蹲下,環視一周,俯瞰點get,信仰之躍……不對!下面沒有稻草堆!

    算了,自我吐槽就到此為止吧,準備邪道走法。

    我要找的是內側回廊大廣場上的那座天使雕像,對的,就是那座有著一對異常龐大的潔白翅膀,神圣莊嚴肅穆的天使雕像。

    它是如此高大,遠遠高于其他教堂神殿建筑,以至于如果在正常情況下,哪怕是在泰摩高地,或許也能看到它的一抹身影。

    可惜,這只是也許,或許是為了制造云霧繚繞的高大上神秘效果,修道院建立在高處,常年被霧氣籠罩,就像是布一層隱藏結界,哪怕是來到修道院門口,也沒辦法看到那座天使雕像,只有來到內側回廊,走到大廣場后,才會被它那仿佛忽然蒞臨的巨大宏偉神圣身姿所震驚。

    站在建筑高處,我隱約看到了天使的模糊輪廓,輕輕打個響指,沿著屋頂一路蹦蹦跳跳,饒是這樣,也用了好幾個小時才順利進入到內側回廊,到達雕像所在的大廣場。

    無論看幾次都是那么震撼,而且……好像比以前看還多了點什么?

    我撓了撓頭,也沒太在意,畢竟已經過去十幾年了,以我的記憶,大概也記不清當時到底是什么感覺。

    回顧了幾眼,先去登陸了傳送站點,隨后,我大步往廣場深處走去,在雕像的正前方,便是整個修道院的中心,大教堂的主殿。

    里面會是什么呢?說實話有點期待,按照艾芙麗娜的尿性,肯定不會給我一個小幽靈就是了。

    雖說如此,有了這份覺悟,我還是忍不住有點激動,加快腳步,推開了如同城墻大門一樣高大厚重的教堂大門。

    仿佛從光明一腳踏入到黑暗當中,光線在門口止步,里面空曠,陰森且幽靜,宛如懲罰犯人用的密室,拱柱上燃燒的一排排完全無法起照明作用的魔法火盆,更烘托出了里面的森然氣氛。

    往前走幾步,身后的大門自動合上,好似進入了野獸的巨嘴里面,換成是第一次來的新人冒險者,大概要開始驚慌失措,考慮撤退了,我則是往后看了一眼,便毫不猶豫的向前邁出腳步。

    穿過漫長的通道,忽地,前方出現零星的幽綠光點,光點越來越多,轉眼間就變得四面八方都是,將自己重重包圍起來。

    咔嚓咔嚓,數十具骷髏沐浴在黑暗中,高舉各式武器率先沖了過來。

    這大概才是發生在一般冒險者身上的正常劇情吧,我松了口氣,壓下心里的小小遺憾,卻又尋思起來,當初自己為什么會遇到特殊劇情呢?難道真是主角待遇?

    想不通,手下卻沒有留情,半個小時過后,原本莊嚴肅穆的教堂地板上已經多了一地碎骨,區區骷髏也想玩伏擊,想多了。

    另外,爆落了一件藍色皮甲,終于不用穿款式老土的白板布甲了,只可惜屬性不怎么樣,加28%防御強化,跟件帶【超強的】前綴的白板皮甲沒什么區別。

    我去摸了摸當年進入地下室的隱藏墻壁,可惜并沒有發生什么,不知道是艾芙麗娜為了讓我徹底死心,并沒有設計,還是因為我不是小幽靈的媽媽,缺乏緣分,最終只能遺憾離開,找到進入暮穴入口。

    安達利爾的老巢,正式開放。

    。。。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http://www.884965.com/1/1379/ 移動版閱讀m.qishu7.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