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五走势图

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年阿賓 少婦白潔 都市艷婦

第三那十四章 剎那芳華(結局)

      遙望中原,荒煙外,許多城郭。《+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想當年,花遮柳護,鳳樓龍閣。

    萬歲山前珠翠繞,蓬壺殿里笙歌作。到而今、鐵騎滿郊畿,風塵惡。

    兵安在?膏鋒鍔;民安在?填溝壑。嘆江山如故,千村寥落。

    何日請纓提銳旅,一鞭直渡清河路!卻歸來,再續漢陽游,騎黃鶴。

    江洛兒很少寫字,她總覺自己的字太過規整,缺乏韻味,但她此刻在等一個人,正好用岳飛的這首《滿江紅·登黃鶴樓有感》來排解心緒。

    王興俏無聲息地走過來,輕咳一聲道:“大小姐,前方戰事有變,趙葵兵分兩路進軍洛陽,不幸遇到蒙軍伏擊,損失慘重,留守汴京的趙范,全子才也因糧餉不繼而率軍南歸,其他地區的宋軍也相繼全線敗退。”他一氣說完,神情中卻絲毫不見意外之色。

    江洛兒全神審視著自己的字,隔了很長時間才嗯了一聲。

    王興忍不住皺眉道:“大小姐,您當初的預見果然成真,皇上的這次北征最終還是以失敗告終!”

    江洛兒緩緩放下手中之筆,頭也不回道:“宋軍糧草一直無法保證,以至全子才占領汴京后,無法繼續進兵,貽誤了戰機。趙葵、趙范等又是鼠目寸光之徒,要靠他們收復失地實是枉然。”

    “只可惜了大小姐的一片心力!”王興憾然嘆息道。

    “明知無用,但求心安吧!”江洛兒苦笑道。

    “說起來,皇上還真是糊涂,”王興憤憤不平道,“前方捷報頻傳之際,他自大狂妄,竟然對大小姐動起了邪念,害得大小姐如今不得不隱身躲避朝廷的追蹤,否則,大小姐隨便指點那糊涂皇帝幾句,說不定宋軍還不至于這么快就兵敗!”

    江洛兒不由得暗自苦笑,想到憑借自己之力終是無法改變歷史進程,不由得心情沉重,突然心念一動,轉過頭來擰眉問道:“你不說,我倒忘了問,壽福怎樣了?”

    王興聞言笑到:“我就知道大小姐不是忘恩負義之人,要不是這小太監念在你對他有提攜之恩,冒著天大的風險將皇上對您的圖謀及時透露出來,我們可真要手足無措了!不過,您放心,小太監是個極機靈之人,至今仍是皇帝的心腹,并未引起過懷疑。”

    江洛兒這才松了一口氣,微微點了下頭,王興又道:“他剛剛又傳來消息,說是錦妃即將臨盆,珍妃卻是病危,偏偏正趕上戰事失利,宮中氣氛緊張異常。”

    江洛兒聽了,也只是輕嘆了一聲,良久無語。

    收回思緒,江洛兒盯著滿園的燦爛夏花問道:“我交代的事情進展如何?”

    王興急忙答道:“屬下正要稟報,您吩咐建的那幾處”難民營“估計今年秋天都能完工。”

    “這就好!”江洛兒頗為安慰道。

    “只是,”王興神色好奇道:“屬下仍是想不通,大小姐執意花大價錢在各地修建這什么、什么營,到底做何用呢?”

    江洛兒輕嘆道:“時機一到,你自然明白!”

    王興無奈,一邊搖頭一邊嘀咕道:“大小姐總是想出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來!”

    兩人正在交談間,一身精致短衣打扮的銅子兒急急地從園外跑了進來,烏溜溜的黑眼珠一捕捉到江洛兒秀麗的身影就迫不及待地開口叫道:“大小姐,那個討厭的男人又來了!”

    不待江洛兒應答,王興已是剁腳斥道:“銅子兒,還是這么沒有規矩!不是告訴過你不準大呼小叫的嗎?還有,吳公子是我們的盟友,不準你那樣稱呼他!”

    銅子兒眼珠一轉,不以為然道:“他明明討厭之極,總是纏著大小姐,他偏這么叫他!”

    王興舉起手來欲拍他的頭,江洛兒適時做了個禁聲的動作,兩人再不敢造次。

    沒有腳步聲,吳常面帶著微笑走進園子,風采依舊,溫雅卻是更勝從前。

    王興向銅子兒使了個眼色,銅子兒對他吐了葉舌頭,無奈地跟在他身后離去,只是經過吳常身旁時仍是不甘心地狠狠瞪了他一眼。

    云淡風輕,秀色滿園。

    吳常走近江洛兒,先是低頭看了一眼她的筆墨,隨即笑著搖頭道:“還是沒什么長進嘛!”

    江洛兒淡然道,“你可是為了那件事而來?”

    吳常神色若失,故意面露不甘之色道:“洛兒,除了正事,你就不能與我談些別的?”

    江洛兒微笑道:“我們只是盟友,除了正事,我實在不知還應該與你說些什么!”

    吳常無奈地攤手苦笑道:“你就是這么鐵石心腸,我怎么偏偏遇上了你!”

    江洛兒不出聲,吳常又嘆了口氣,這才正色道:“你想必也得到了消息,理宗已將包括李知孝在內的三名誎官貶斥出朝。”

    江洛兒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吳常又道:“這三人連同家眷不日就被流放出京,你看我們是不是可以動手了?”

    江洛兒看了他一眼,吳常笑道:‘你可不要又說我心狠手辣,落井下石,這姓李的畢竟是你那‘好’妹妹的生你,與鏡花水月二女狼狽為奸,先是暗中雇我刺客盟行刺于你,秘密泄露后,又利用職權指使官差大肆緝拿我的手下進行報復,我可是聽你的話一忍再忍,一讓再讓!“說到后來,他的面色已是陰沉了許多。

    江洛兒輕笑道:“你急什么,我又沒說你不可動手。”

    吳常這才舒了一口氣,眉頭一挑,追問道:“這回你怎么不再攔我了?”

    江洛兒攤開手道:“時機已到,我憑什么再阻攔你呢?我們任由這伙人興風作浪,已將他們的虛實底細一一打探清楚,還有什么理由再等下去呢?”

    吳常點頭道:“不錯,若不是我們故作弱勢,他們也不會輕易將實力暴露出來。如今,那姓李的大勢已去,除去他倒也容易,鏡花那女人雖具心機,但靠山已倒,相信也絕難逃過我手下刺客的追殺,只有你那鶯鶯妹妹是個大麻煩,我已在她手下折了二人,斷不敢再冒險了!”

    江洛兒嘆息道:“她練就的那一身邪功又豈是尋常人對付得了的!不過我自有辦法克制她,你不必憂心。”

    江洛兒沉思片刻,凝神注視他道:“我會請一位老朋友幫忙,他自有辦法令鶯鶯不再作亂。”

    “噢?”吳常疑惑地盯著江洛兒,“你有這樣的朋友?可否介紹給我認識?”

    江洛兒悵然搖頭道:“他的身世特殊,又有固疾頑癥,我與怪醫一直在絞盡腦汁傾力為他治病,他不會愿意出來見你的。”

    吳常擰眉道:“洛兒,你的那位朋友真有把握對付得了李鶯鶯嗎?她練的可是血魔功,陰險無比!”

    江洛兒冷哼一聲道:“她后天練就的功力比我那位朋友可是差上許多呢!更何況,我那位朋友一出面,或許雙方連動手都不必了呢!”

    吳常搖了幾下頭,半晌才開口道:“洛兒,我覺得你這段時日變了許多,行事更加果斷,心思也隱藏得更深了!”

    江洛兒好笑道:“你不防直說我是心機更重了!”想了想,又低頭道:“若不是她練此邪功頻頻害人,處處與我們作對,我也不會忍心對付她,我們畢竟有過一段姐妹之誼。”

    吳常不語,良久,突然開口道:“正事談完了,洛兒,我們說些別的吧!”

    江洛兒不動聲色道:“我在等一位遠方來的故人,怕是沒有更多時間招呼你了。”

    “你不過是想打發我走罷了,”吳常酸溜溜地說道,“你一直都不肯給我機會!”

    江洛兒臉上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轉身回到案道,提起筆來又開始埋頭練字。

    不知過了多久,銅子兒清脆的聲音再次響起,“大小姐,這個大個子說您正在等他。”

    江洛兒聯聲抬頭,一眼看到銅子兒身旁那個頭戴大斗笠的粗壯身影,不由喜道:“薩勒兒!”

    除去那頂幾乎遮住大半張臉的斗笠,薩勒兒一屁股坐到舒服的藤椅上,喝了一口江洛兒親手遞來的上好茗茶,隨即皺眉道:“真不明白你們漢人,怎會喜歡這么難喝的東西,這可比我們烈酒的味道差遠了!”

    江洛兒含笑望著他,并不爭辯,只是輕聲說道:“要你冒這么大的風險走這一趟真是過意不去。”

    薩勒兒爽朗地擺手道:“你可別這么說,我家將軍還巴不得我能借機帶些你的消息回去呢!”說罷,他微傾上身,故意湊近江洛兒低聲道:“我家將軍可是對你思念得緊!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不就是兩國交戰嗎,至于因此就拒絕我家將軍的愛意嗎?”

    江洛兒輕輕搖頭道:“薩勒兒,你不會明白,男女之情一旦沾染了斑斑血跡,便成為一種兇殘傷人的怪物,情種得深,傷得也深!何況這里面還摻有許多無辜百姓的鮮血,最是不能令人釋懷!”

    薩勒兒瞪起一雙牛眼,不滿地嚷道:“這些文謅謅的話兒,我這粗人可是聽不懂!好在我記性不錯,回去轉述給我家將軍,也算交著了!”

    江洛兒將早已準備好的信函遞給他,低聲道:“我在這信里拜托你家將軍,未來請他幫幾個忙,你轉交給他吧!”

    薩勒兒一把抓過來,小心地藏進懷中,笑道:“你放心,我一定轉交給將軍,保證不會誤事兒!”

    江洛兒微微一笑,又道:“為了報答他,你再替我傳句話兒給他,就說……“她猶豫了一下,才道:“就說,他心中的夢想終有一日能夠實現,只是一定要提防一個人!”

    “什么人?”薩勒兒好奇地追問。

    “我曾經提醒過他,他應該記得!”江洛兒不愿多說,只淡淡答道。

    薩勒兒呼地站起身來,搖頭嘀咕道:“罷了,罷了,我只負責將話兒帶到!”說完,邁開大步轉身就走。

    江洛兒并未出言挽留,盯著他離去的背景僅有瞬間的失神。

    直至王興再次輕手輕腳地出現在她身邊,江洛兒才輕嘆道:“王興,幾件大事都已安排妥當,我又可安心一段日子了!”

    王興微微搖頭道:“大小姐,不是屬下多嘴,您如今正是如花年紀,終日為百姓和天下憂心,自己的終身大事可不要耽誤啦!”

    江洛兒淡淡一笑,輕聲吟道:

    “朝露曇花,咫尺天涯,人道是黃河十曲,畢竟東流去。八千年玉老,一夜枯榮,問蒼天此生何必?

    昨夜風吹處,落英聽誰細數。九萬里蒼穹,御風弄影,誰人與共?

    千秋北斗,瑤宮寒苦,不若神仙眷侶,百年江湖。”

    ……

    聲音惆悵低沉,似融入千言萬語,思緒無限。

    吟罷良久,她才轉頭對王興正色道:“世間名利無非過眼云煙,皆不若神仙眷侶,百年江湖,這個道理我一直銘記在心,你又何需為我擔心?”

    王興一聽,忍不住咧嘴笑道:“屬下猜到大小姐心中早有了決斷,那您還等什么呢?”

    江洛兒抿嘴微笑,低頭沉思,半響,輕聲道:“你應知道如何做,后山林中可以找到我。”

    “洛兒,你找我?”楊蕭頗有些疑惑地問道。這段時間來,江洛兒不知何故似乎總在

    有意無意地躲避著他,令他更加猜不透她的心思。

    江洛兒立在他不遠處,既不上前也不回應,只是垂頭之際,緩緩將背在身后的那只手伸了出來。

    待到楊蕭看清她手中緊握那物,竟是驚得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江洛兒嬌嗔笑道:“楊大哥,你可是怕了?”

    楊蕭隔了許久才開口問道:“洛兒,你想清楚了?”

    江洛兒不語,只調皮地歪頭一笑,手腕靈敏轉動間,銀箭上弦,情弓拉滿……

    ……

    夕陽的余暉終將天際間染成一片緋紅,林中老樹頂端的枝杈上并坐著一對俊美含笑的男女。

    “洛兒,我娘預見得沒錯,你無意間落入我的懷中,注定成為我今生的摯愛……”

    “楊大哥,有機會多給我講講你娘吧,我覺得好親切呢!”

    “好!”

    “楊大哥,你陪我去一趟賀蘭山吧!我答應過死去的古麗,將她的佩玉交還給她的母妃。”

    “好!”

    “楊大哥,你接下來再陪我去中洲看看吧!那里的難民營應該最早完工,我怕金子他們不懂如何操辦。”

    “好!”

    “楊大哥,之后我們還要……”

    ……

    (全文完) ( 南宋紅顏 http://www.884965.com/1/1638/ 移動版閱讀m.qishu7.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