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五走势图

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年阿賓 少婦白潔 都市艷婦

第一卷 第八百一十九章 七里長街

      “你來啦。”

    “嗯,我來了。”

    久別重逢的二人在這樣的局面、這樣的情勢下,第一時間做的都是給了對方一個久違的微笑,然后便是這樣兩句簡單的話語。他們之間的情意和默契,已經不需要太多的情緒。一個微笑,一句話,便已經足夠。

    然后便是眼下事。路平回頭,看身后。

    遠處刑聞正盯著他,身旁的黑衣箭士神情有驚訝,也有些尷尬。

    那是他付諸全力的一箭,但是路平只是伸伸了手,沒見任何異能手段,便像折了朵花似的輕輕巧巧便給摘去了。

    刑聞長出了口氣。這個路平,確實值得他們這樣大張旗鼓地對待。這樣空手摘下紀廣的全力一箭?他自忖也有這個能耐,但像路平這樣仿佛舉手之勞可就有些難了。

    一年前的這個少年可還沒有這般能耐,只是短短一年,這是得到了怎樣的際遇?不,不是一年,準確地說,可能只是一個月。從對路平完整的資料來看,他初入北斗學院時都還沒有這般實力,甚至被潛伏在北斗學院的密探重挫過。可那一個月后的北斗七星會試,他便大放異采,甚至成了可以與呂沉風比肩的人物。

    這一個月里發生了什么?從北斗學院那邊其實也有一些情報,但是真的看不了出,路平是怎么得到的成長。

    因為誰也不會想到,路平這其實就不叫成長。他本身的境界與實力就已經是極致,他一直在努力的只是找到如何打開身上這寶藏的鑰匙。這扇門隨便被打開一點,那都是一步登天式的爆發,哪像一般人修煉時那樣都是滴水穿石,循序漸進的提高。用這樣的思維去揣度路平的成長,那當然是想破頭都想不出個所以然。

    而眼下也不是想這個的時候。路平如何成長到如此地步的,如果能生擒了他倒是可以試著撬開他的嘴。可這樣的強者能不能生擒那要看時機,刑聞不會蠢到現在全力以赴尚嫌不足的時候就下令要活的。

    刑聞目光微動,抬手,指了指路平身后:“這七里長街,你以為你還走得出去?”

    路平在他眼中顯然是有資格與他直接對話,這句話他也只說了“你”,而沒有說“你們”,蘇唐這三魄貫通的血力子讓他有一點動容,但終究還是沒把她太當回事。

    他給了路平極高的重視,有資格被他這樣重視的人說實話真的不多,便是北斗的七院士、南天的四門主,都未必會讓他如此高看。

    可他極重視的路平,對他看起來卻挺不為然的。路平回頭看身后,只是很隨便地看了一眼,刑聞朝他喊話的時候,路平的頭已經扭回去了,壓根就沒搭理。

    路平更重視、更在意的,當然是身邊的蘇唐。

    “你受了不少傷。”他看著蘇唐說道。

    “不算什么。”蘇唐笑笑,她也在看著路平,“你怎么也穿這衣服?”

    “哦,遇到了,就隨便搶了件。”路平說。

    隨便搶了件……

    這輕巧的一句話,讓整個護國會都被扎心了。

    因為路平身上所穿的正是他們護國會的制服。護國學院,乃至九門巡捕司、刑捕司等等的人都被他們趕回去了。當中不乏高傲的念頭,覺得這些人只會增添搜尋路平的難度,因為他們輕易就讓路平奪去了他們的制服,以至于很容易混在搜捕路平的人群中。

    于是整個玄軍城就只有護國會的人在活動了,再然后他們護國會的制服就也被路平給奪去了,而且聽路平的口氣,他并沒有覺得搶他們的制服,與搶護國學院有什么區別。

    雖都是以“護國”二字為名,但護國會何曾與護國學院相提并論過?

    扎心啊!

    結合路平剛剛沒搭理刑聞這茬,他們對人家大張旗鼓,可人家卻沒有對他們另眼相看。

    刑聞神色變了,黑衣箭士紀廣和另五人神色變了,整條長街忽然都彌漫起了一些情緒。

    “有人?”蘇唐感知到了點什么。

    “嗯,全是人。”路平說。

    刑聞下令將蘇唐帶出來要對路平守株待兔,又怎會對這里不做安排?從護國會那座歪斜的石碑延伸過來的這七里長街,早已經布滿了護國會的人手。

    路平早就知道,所以刑聞朝他喊話他沒怎么搭理,因為他覺得這事不需要刑聞告訴他。他走進這條街時,便知道要再走出去是有些難度的。

    “現在怎么辦?”蘇唐問他。

    “向前走。”路平說。

    蘇唐笑。

    “要我背你嗎?”路平問。

    “暫時還不用。”蘇唐說。

    然后路平開始向前,竟不是朝著街尾,而是朝著護國會的方向,朝著刑聞以及他麾下六大高手所在的方向。

    “朝這邊走?”連蘇唐都意外了一下。

    “嗯,這邊近,而且人少。”路平說。

    “你現在是有多厲害?”蘇唐問。對路平的實力會如何增長,她當然最清楚不過。

    “還不能驕傲。”路平說道。他想到呂沉風,想到志靈城出來時遇到的那個大胖子,知道天下還是會有一些難纏的對手。但對眼下的他而言,重要的只是找到合適戰斗的方法,恰當地運用的異能。境界或是魄之力上的差距,這種事很難遇到,也不需要太考慮。所以對他來說,對手的數量很重要。對手越少,他需要嘗試的手段就越少,眼下這些人他感覺都不是可以輕易擊敗的。選護國會方向走,其實是挺慎重的考慮。

    但是整條街,以及護國會石碑前站著的這七位,沒有任何人會想到這是路平對他們很重視之后做出的判斷,他們只覺得又被鄙視了,心口上又被扎了一刀。

    會了解路平的,只有蘇唐,這時候已經開始向路平介紹起他將要面前的那七位。她雖然并不認識,可這些人在玄軍學院太有名,就好像北斗七院士,便是峽峰區的山民,都能如數家珍似的給你講一番七院士的故事。

    “剛說話那人叫刑聞,護國會總長,號稱是玄軍帝國最強的修者。”蘇唐先介紹對方老大。

    “之前放雷的那個是他嗎?”路平問。

    “放雷?”蘇唐有點茫然,玄皇一怒雷澤的時候她已在護國會的禁牢,那里深達地底百米,又有禁制,雷澤便是轟鳴百里也波及不到禁牢。不過她還是很快想到了。

    “難道是雷澤?那是玄軍顧氏的血繼異能,刑聞應當是不會的。”蘇唐說。

    “那個人有些厲害。”路平說。

    兩人的討論都是以很日常的方式在進行,并沒有要遮掩的意思,以護國會這些高手的能耐幾乎人人都可以聽到。

    他們很震驚,震驚蘇唐竟然在向路平介紹刑聞。這樣的大人物,路平竟然一無所知的樣子。

    再然后便是有關玄皇的雷澤。蘇唐在向路平介紹刑聞時,他去贊嘆雷澤厲害,贊嘆玄皇有些強,刑聞似乎又被淡淡無視了,但這一次,他們也不能跳出去反駁不是?

    整條街鴉雀無聲。

    他們本該殺氣騰騰。玄皇可是下了死命令半個時辰就要見到這兩人的人頭。

    可現在,他們埋伏的埋伏,站街的站街,就這樣看著二人仿若無人的邊走邊聊,話題甚至包括了下死命令的玄皇。在護國會的諸位都被無視扎心的時候,玄皇很榮幸地得到了一句“有些厲害”的贊揚。

    這他媽的……

    刑聞感覺到無數的感知朝他射來,這是部下們都不淡定了,都在等他示下。路平是沒往他們封鎖埋伏的范圍走,而是朝著他們七人這邊來了,但這不妨礙大家一起沖上街頭將這二人亂刀分尸。

    “總長?”一旁的紀廣也按捺不住,直接向刑聞請示。

    結果這一開口,一道魄之力襲來。

    路平出手! ( 天醒之路 http://www.884965.com/2/2825/ 移動版閱讀m.qishu7.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