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五走势图

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年阿賓 少婦白潔 都市艷婦

154 天傀堡神秘傀人

      圓臉修士與丑女修士啞口無言,緩緩的對視了一眼,卻都是掩蓋不住一絲大難不死的欣慰神色。

    雖說體內被陸平種下了禁制,但眼前沒有性命之憂。雖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相比之下,總是比直接丟了小命好多了……

    “二位道友,可還有什么疑問?”陸平見二人許久沒有反應,于是開口問道。

    丑女修士這才反應過來,連忙點頭道:“晚輩知道了,在天傀堡中一定小心行事,為葛前輩打探消息!”

    圓臉修士考慮再三,也是輕嘆一口氣道:“晚輩自然也不想送了這條小命,既然中了前輩的禁制,反抗也是無用,無話可說!”

    “恩。”陸平滿意的點了點頭,倒是有些欣賞圓臉修士的直爽,依稀有一些青狼的風采。

    陸平右手伸入儲物袋中,摸出兩個綠色儲物袋,分別扔到二人面前道:“這桑靈芝,我收了。二位回到天傀堡就說此次出任務一無所獲即可,二位從此以后為我辦事,自然是要有些開銷,這兩包靈石,算是我給二位的補償!”

    丑女修士唯唯諾諾,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接好,還是不接好。

    圓臉修士卻不管其他,拿起綠色儲物袋,看也不看,便往自己腰間的儲物袋中一塞,道:“既然如此,晚輩便不客氣了!”

    丑女修士見圓臉修士收下了儲物袋,這才連忙抓起那儲物袋收好。

    陸平點了點頭,便不再看二人一眼。徑直走到那堆黑泥之前,將彌漫著淡淡彩霧的桑靈芝連根取下。裝入了儲物袋中。

    收入桑靈芝之后,陸平卻并未離開。而是開口問道:“兩位道友進入這一帶海域多長時間了,我還有一事想要詢問。”

    圓臉修士連忙站起,恭敬道:“回葛前輩,晚輩二人進入這片海域尋找桑靈芝,已經有五日時間,不知道葛前輩想要詢問的是何事?只要是晚輩知道的,定然不會隱瞞。”

    “二位這幾日時間內,可曾發現過黑蛇鯊的蹤跡??”陸平輕描淡寫的說道。

    “黑蛇鯊?!”圓臉修士和丑女修士都是微微一驚:“就是那傳言中青碧海三大危險妖獸之一的黑蛇鯊?”

    圓臉修士定了定神,雙眉微皺的思索一番后。道:“我們這幾日內倒是沒有發現過黑蛇鯊的蹤跡…只不過,距離西南方約莫七千多里之處有一座島嶼,我們曾發現有幾名修士聚集的痕跡,不知道是為了什么…”

    丑女修士點頭道:“沒錯,那幾名修士大約也都是煉氣期**層的樣子,好像在那島上布置法陣,好像想要埋伏什么妖獸,說不定就是想要捕殺黑蛇鯊。”

    圓臉修士搖頭道:“黑蛇鯊是四階妖獸,并且號稱青碧海三大危險妖獸之一。肯定十分兇殘,煉氣期的修士即使靠法陣打敗黑蛇鯊,也是不可能將其殺死的。”

    接著,圓臉修士抬頭。認真道:“若是葛前輩想要去那座島嶼看看,晚輩可以為前輩帶路。即使那些修士不是在那誘捕黑蛇鯊,多問問也是好的。”

    陸平沉吟片刻。點頭道:“此話倒也有理,我在這青碧海中茫然搜尋也是很難有結果。不如就去那島嶼看看吧。那島嶼可有名字?”

    圓臉修士搖頭道:“青碧海中島嶼眾多,且大多被妖獸占據。沒人居住的,大多沒有名字。”接著,黑臉修士向著西南方向張望了幾番,確定了方向,道:“葛前輩,請隨晚輩來吧,那幾名修士在那島嶼布置法陣已經是幾日前的事情,不知道還在不在。”

    陸平心中想到了什么,思索片刻后,右手向著樹林一張,一團火云便是從手中飛出,從樹林中卷起兩片樹葉,飛到陸平身前。

    陸平手中靈光閃動,飛速的向樹葉中打出了幾道禁制之后,將兩片樹葉分別向圓臉修士與丑女修士拋去。

    “這樹葉之中被我下了定位的禁制,兩位飛遁速度比我遜色,便請先行。我可以感應這兩片樹葉,隨后趕上。危險之時,捏碎樹葉,我便察覺,會來解救你們的。”

    圓臉修士伸手接過樹葉,點頭道:“以晚輩二人的飛遁速度,大約明日凌晨可以到達,前輩明日到達即可!”

    丑女修士接過樹葉,心中頓時安心不少,有一個筑基期修士做為后盾支援,膽色也壯了幾分。

    陸平點了點頭道:“事不宜遲,你們二人立刻出發。”

    接著,陸平好像想到什么,手伸入儲物袋中,摸出兩枚藏青色的靈果,分別拋向二人,道:“此物為凝息果,可以讓二位氣息完全消失,便是結丹期高手,也無法感知到二位的存在,應該是比二位的斂息術效果更好。你們進入島嶼之后,可提前服下。”

    丑女修士接過一枚青色靈果,便立刻感到一股極為濃厚的仙靈之氣,大驚道:“咦?這凝息果的氣息,怎么有些不同尋常的樣子。”

    圓臉修士也是忍不住露出驚訝之色,道:“是啊,這應該是比凝息果更高一階的靈物吧,否則怎么會有這種能讓人心氣澎湃的氣息…”

    陸平搖了搖頭道:“這就是普通的凝息果,只不過具有千年份的藥力而已…”

    圓臉修士與丑女修士大驚失色,千年份的藥力!靠,這葛前輩簡直就是敗家子啊……千年份藥力的靈藥,就是對于結丹期強者來說,也是極為難得的靈物,沒想到面前這個青年修士居然如此輕描淡寫的就給了兩個煉氣期的雜毛……

    人跟人就是不能比啊,圓臉修士二人心中羨慕無比,看向陸平的目光中,更多了幾分服從與佩服。連忙對陸平好一番的感謝。

    “不用謝我。你們作為我的手下,我給你們千年份的靈物。也只是希望你們能替我把事辦好一些……”

    圓臉修士與丑女修士點頭稱是,向陸平行禮告辭。將石俑收回儲物袋中,轉身化為二道黑色遁光,飛射而去。

    陸平看著二人遠去的背影,心中倒也有些感慨。

    半個月之前,自己與圓臉修士二人一樣,還只是一名煉氣期九層的煉氣期修士,在修仙界中處于最底層的位置,一旦遇到筑基期修士,只能卑躬屈膝。任憑擺布。

    現在,自己卻成了萬人敬仰的筑基期修士,可以居高臨下的指使煉氣期修士為自己辦事。這其中的改變,實在是讓人難以想象。

    只可惜,筑基期修士,也不能永遠做一個上位者,筑基期之上,還有結丹期,元嬰期。甚至化神期修士,若要永遠的自由,只有做那天下第一的化神期修士…

    “修仙之路,令人唏噓……但至少。我當初進入虛空天火淵的選擇沒有錯,雖然遭遇大險,但還是讓我成功筑基…”

    “好了。不想這些了,我先把桑靈芝種到彩霧空間中!”陸平心念微閃。身形化為一道殘影,從樹林中消失不見。

    下一刻。陸平便是出現在了彩色霧氣氤氳飄渺的神秘空間之內。

    彩霧空間之中,一切照舊。那朵極為神秘的七玄天火仍然漂浮在空間的正中,吸收著周圍的彩色霧氣,彩色霧氣將那七玄天火籠罩而進,成為一個圓鼓鼓的彩色圓球,漂浮旋轉。

    隨著陸平筑基成功,由于神念的提升,彩霧空間的范圍,猛的增大了十倍,幾乎都接近方圓二百丈的范圍了!

    面積的擴大,也使得下方泥土中的彩色霧氣的濃度,也是增加的不少。陸平估計了一番,那彩色霧氣的數量,至少也是提高了十倍。

    筑基之前,七玄天火至少吸收了彩色霧氣總量的一半,而現在,七玄天火吸收的彩色霧氣,只占了總量的二十分之一左右。這種消耗,還在陸平的接受范圍之內,否則真是讓他有些肉痛不已的。

    “彩霧空間一下子擴張了這么多,也應該多找一些仙植靈物來栽種一番了。”陸平點了點頭,在幾株天元果旁找了一個位置,將剛剛得到的桑靈芝種下。

    “距離空桑靈露的出現,還有半年,這段時間桑靈芝能夠增加百年的藥力,不知道那空桑靈露,到時究竟能給我帶來什么作用…”陸平目中閃起一絲希冀,對于空桑靈露這種能夠提升筑基修士天賦靈根的逆天功效,陸平實在是有些期待。

    陸平閱讀了無數的修仙資料,也是大概知道,修仙界中修士的天賦出生時,便已定型,能夠改變剛筑基修士天賦靈根的靈物,可以說是沒有。唯一這空桑靈露,卻是唯一一個例外,也是使得空桑靈露在修仙界中顯得十分神秘。

    幸好咸國修仙界中極少有外來的修士強者,否則那空桑靈露恐怕也是能夠讓人搶得頭破血流的靈物。

    陸平在彩霧空間中種下桑靈芝之后,陸平檢視一番,然后退出彩霧空間。

    樹林陰暗之處,虛空中出現一團扭曲的陰影,接著便是化為陸平的模樣。

    陸平閉上雙目,稍微感應一番,便是確定了圓臉修士與丑女修士的方位。

    “今晚是月汐發作之時,逆兩儀珠的禁制,會在今晚發作,與他們二人一起,十分不便。按那秦軒的話來看,他們二人明日凌晨才能到達那無名島,以我的速度,兩個時辰就能追上他們,也不用立即出發。”陸平暗道,“咦,這個島嶼中,好像有一條靈脈存在?”

    陸平仿佛感應到了什么,扭頭看向某個方位。剛才閉目感知之時,仿佛感到了一絲靈氣的柔和清新之感。

    “恩,既然筑基成功,那便是時候學習一下煉丹之術了。”陸平心中暗道,修仙之道,只有將靈物提煉成為丹藥,才能最大的發揮靈物的效果,直接吞食靈果,其實是一種大大的浪費。

    現在條件成熟,陸平的確是需要自己研究一番煉丹之術了。

    陸平確定了靈脈的方位,便是飛遁而去。這島嶼中的靈脈相當稀薄。修煉效果并不明顯,但是學習一番煉丹術倒是足夠。

    陸平在那隱藏在山底的靈脈中開辟了一個洞府。盤膝而坐。

    手伸入儲物袋中,摸出一枚紅色玉簡。

    這枚玉簡。是陸平從合租靈脈的方大南手中得來。“太初化焰訣!”陸平眼中,也是出現一抹喜愛之色。

    根據方大南的描述,這太初化焰訣是能夠以一種奇異的手法,將修士噴出的煉丹之火提升一個層次的詭異功法…

    對于修士來說,這種功法能夠煉制出比自身更高一階的丹藥來,其中的意義,不可估量…

    陸平沒有一絲猶豫,便是將紅色玉簡貼到額頭,閱讀完畢之后。便是按照其中的法訣,開始在體內運轉起來。

    “咦,為何一旦開始運轉太初化焰訣,就感覺體內有一絲灼熱之感?”十息時間之后,陸平便是有些疑惑的睜開雙目,露出一絲訝色。他剛才運行太初化焰訣時,便是感到體內的經脈中產生了一種溫暖的熱感。

    這種熱感,極為柔和,使陸平全身籠罩在溫暖之中。

    “我的運轉手法。跟玉簡中記錄的一模一樣沒錯。”陸平再次對照了一番太初化焰訣的口訣,確定自己運行的手法并沒有出錯:“也許這便是太初化焰訣運轉時的正常情形吧!”

    陸平此時,若是用神念觀察自己體內,便會發現。太初化焰訣運轉之時,整個體內的靜脈,都是隱隱變為通紅之色…

    陸平并沒有注意這些。因為他并不知道,從方大南手中半買半搶的得到太初化焰訣后。方大南口中嘆氣時,所說的話:“太初化焰訣十分神奧沒錯。只是,也有其不小的負作用…”

    …………………………………………………………

    第二日,凌晨。

    青碧海深處的某個無名島嶼中,正在發生一場極為激烈的拼斗。

    拼斗的雙方,一方是兩名天傀堡的黑衣修士,另外一方,則是四名身穿青色衣衫的煉氣期修士,兩男兩女。

    二名天傀堡修士,正是陸平派來此處的圓臉修士秦軒,和丑女修士李美人。

    此時,圓臉修士和丑女修士以二敵四,自然是險象環生,疲于防守了。

    幸好二人都有實力不俗的玄級中階的石俑幫助作戰,也是好幾次死里逃生,一旦遇到危險,二人都是立即躲到石俑身后,靠石俑的強大防御力,來抵擋攻擊。

    青衣修士中,一名馬尾辮少女有些不耐煩道:“好煩,這些天傀堡的修士,本身實力不怎么樣,煉制出來的傀儡倒是又硬又臭,打都打不動。”

    一位較為年長的長須男子,道:“王師妹不要喪氣,對方現在敗相已成,這種機關傀儡,在煉氣期修士之中威力還算不錯,但是一旦在筑基修士的階段,機關傀儡的成長性就遠遠不行了。”

    那馬尾辮少女道:“原來如此,只是我們四人居然久攻不下,實在是令人氣餒!”

    此時,其中一名手舞一張青色蓮帕的長發綠衫少女道:“二位師弟師妹先別爭了,你們繞到他們后方,圍攻他們!”

    那綠衫少女在四人中極有威信,其余三人當即答應一聲,分散而開,就要將天傀堡的二名黑衣人圍困其中。

    圓臉修士和丑女修士見狀,更是心中一沉,丑女修士面額浸出一層冷汗,道:“師弟留神,你在此牽制一下,師姐去找前輩來救你!”

    圓臉修士見丑女又要先跑,頓時勃然怒道:“你敢!李美人,你跑了老子做鬼也不會放過你!要不是你舍不得用前輩給的凝息果,我們會被他們察覺到嗎?”

    丑女修士忙辯解道:“我本以為只要施展斂息術我們就可以躲過,沒想到他們還布有三道感應禁制,不小心觸發了而已…”

    聽到天傀堡二人的對話,長須男子面色沉重了幾分,高聲道:“林小姐,看來對方還有幫手,修為不低的樣子,看來我們得快點解決他們了。”

    綠衫少女點了點頭,向手中的青色蓮帕打入幾道靈力,只見那青色蓮帕在虛空中急速的旋轉起來,光華大閃之間,極為迅速的向丑女修士攻去。

    丑女修士面色劇變,顯然是對這青色蓮帕極為忌憚,慌忙向黑色石俑身后躲去。

    此時,遠處百丈之外的虛空中,驀然間閃過一道灰色光芒,如同閃電一般飛射而來,狠狠擊到了那蓮帕之上。

    那蓮帕原本灌滿了靈力,聲勢極為驚人,但是在那灰色光芒一擊之下,靈力頓時被擊潰消散,倒飛而出。

    青衫少女一驚,連忙召回蓮帕,定睛一看,更是驚怒。只見那蓮帕正中,居然被那灰色光芒射穿,留下一個拳頭大小的窟窿,看來這品階不錯的蓮帕法器,算是毀了。

    此時,一道白色遁光也是從遠方飛射而來,在十丈之外的虛空中穩穩停住,化為一個青衫青年的身影,紋絲不動。接著,便是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鼓蕩而開,彌漫在此處的虛空。

    “這氣息…是筑基期修士…”感受到這抹氣息的凝重,身穿青衣的幾名煉氣期修士,目光一滯,眼眸中現出一絲恐懼。

    “前輩!”兩名天傀堡修士大喜過望,連忙向青衫青年作揖行禮。

    **********仙不俠作品,用心講述**********(未完待續。。) ( 超級種植空間 http://www.884965.com/5/5736/ 移動版閱讀m.qishu7.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